中文版 English 日本語 站內地圖
   
 
 
 
 
   
 
  熱門關鍵字:
南投 日月潭
 
   
 
   
 
   
   
   
 
  植物學名:蘭嶼羅漢....
英文名字:Podocarp....
說明:株高約2至....
 
 
   
   
 

社會資本或社會撤離◎張英陣

社會資本或社會撤離?
兼談菩提長青村的下一步
張英陣
  今年(民國九十二年)十一月上旬,暨南大學工系的老師帶了幾名在英國從事社區照顧研究的學者參觀菩提長青村,他她們對菩提長青村的環境與服務表示敬佩。當我們提及長青村可能面臨拆除的命運,她他們訝異的表示「不拆有什麼影響嗎?」十二月底,高雄市一群資深的志工參觀菩提長青村之後也有同樣的感觸,「不拆對政府有什麼影響嗎?」我感受到這些專家與民眾是一種無奈的質疑,我想從另一些角度來看菩提長青村的可能發展。
一、社會資本或社會撤離
  在老人學的研究中,有一個觀點稱為社會撤退理論(social withdrawal theory),認為老人會從原來的社會地位、人際關係、及價值體系中撤退。另外,創傷後症候群的研究中也顯示,從社會關係中撤退或退縮是主要的症狀之一。而越來越多老人患憂鬱症,部分原因或結果都與社會撤離有關。傳統上,很多人認為機構式的老人安養是給一些孤苦無依及被遺棄的老人所設置。我曾經在埔里邀請一位獨居的老奶奶去參觀菩提長青村,她聽到後的立即反應是「不好!讓人家知道,會說我沒人要。」其實這位老奶奶一個人打理一切日常生活,平時也沒多少親友造訪。也有一些人誤解社區照顧的意義,認為社區照顧要回歸家庭不應生活在機構。其實重點不在機構與否,也許太多人為「機構式照顧」貼了太多負面的標籤。社區照顧的意義是讓服務使用者在一個她所熟悉的環境下,利用社區的資源提供服務,所以可以是居家服務,也可以是社區內的機構式服務。但不論是什麼形式的服務,最根本的問題還是:我們要給老人家什麼樣的照顧?

  我們要給長輩的照顧應包括身、心、靈及社會的全人照顧。當前社會物質及醫學的進步,身體方面的照顧大都能符合基本的需求。但是心理、靈性與社會的照顧則有待強化。從長青村的經驗,我們可看到社會資本(social capital)的建立對老人家心理、靈性及社會關係都有明顯的績效。所謂社會資本是指人與人之間的信任與合作關係,而能達成共同的目標。許多研究指出,社會資本有助於經濟成長、教育成就、身體健康及社會秩序等。可惜的是,當代社會中社會資本逐漸在遞減,社區當中人與人的關係生疏冷漠,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感逐漸降低。所以歐盟與美國等先進國家,政府無不在政策上設法促進社會融合(social inclusion),並在公民重建(civil renewal)的政策上鼓勵社區參與(community participation)。可惜我們的政府只會空喊口號,政治人物的言行不僅無助於社會融合,更是在破壞社會資本。非常慶幸的是,我們看到菩提長青村是台灣社會少數在逐漸累積社會資本的生活場域。在菩提長青村的長輩,從單純的服務使用者逐漸變成服務供給者,形成一個自助互助的社區。社居中的人願意不為自己的私利,積極參與社區的事務,像是種菜蒔花、美化社區內外環境、準備餐食、招呼訪客、照顧關懷老人家等。她他們從彼此陌生至願意相互關懷,其實已建立了豐富的社會資本,也相信在有需要的時候能夠有他人的支持。所以,比起多數的老人家,菩提長青村的長輩可能更加的幸福,因為她/他們所生活的環境是一個人際關係頻繁、充滿溫馨的「大家庭」。不像有些長輩,單獨生活在冰冷的社區或活在冷漠的家庭中。所以菩提長青村不是一個被隔離的機構,而是一個建立社會資本的生活空間。

  過去政府在許多拆遷案中,大都只考慮物理環境資本(physical capital),關心環境的美觀與安全,這固然重要,但更不能忽略文化資本(cultural capital)與社會資本。假如菩提長青村是一個累積社會資本的場域,那麼我們應考慮是否繼續投資?還是撤離,讓老人家面對不可知的未來,更荒謬的是長者不可知的未來其實也沒多長。
二、社會事業
  比起台灣其他非營利組織的社會事業(social enterprise),菩提長青村的歷史不算悠久、規模也不大,但值得一提是其社會使命的意義。最近這幾年來,社會事業在台灣普遍受到非營利組織的歡迎。其中重要的原因大抵是募集資源困難且不穩定,在不容易獲得政府的支持情況下,我們深深感受到非營利組織經營的困難,社會事業也確實開闢了另一道財源。但非營利組織經營社會事業畢竟有別於營利性之事業體,其中最大的分野在於非營利的核心價值與社會使命。有些社會事業的經營者本身並未內化非營利的核心價值,以營利事業的績效精神在經營社會事業,更遑論其社會使命。使得這些社會事業空具非營利的外殼,實質上與營利事業毫無差別。

  我覺得菩提長青村的社會事業不同於許多社會事業的地方在於它不是為了求基本生存的「工作」,許多社會事業的績效是在看創造了多少就業機會與賺得多少收入,其實這都已逐漸背離社會事業的精神。我們看到菩提長青村的老人家投入於感恩咖啡、老人陶玩及花卉園藝都不是為了謀生而「工作」,而是一種富有生命意義的「行動」。在這些不為私利的行動中,我們看到老人家的喜悅與自我肯定,這些也就是菩提長青村服務老人家的使命之一部分。所以,從菩提長青村的事業我們不是去看它創造多少利潤盈餘或老人家得到多少財務報酬。而是要去體驗老人家從參與社會事業中得到做一個人尊嚴與意義。這不就是心理學家所講的,人生生命歷程中每個階段的目標不同,而菩提長青村的社會事業給老人家提供一個機會去實踐老年的人生目標。試問,若離開這個生活場域,誰願意給這些老人家提供類似的機會?
三、菩提長青村的未來
  累積社會資本的場域及堅持社會使命的社會事業都是台灣稀少的經驗。但是它有未來嗎?還是我們只是把它當成是九二一大地震因緣際會的聚合,一旦讓它終結給我們保持一個美好的記憶?或許當我們更關心「人」的時候,我們就會讓「事」更有彈性。以下是個人的看法談談菩提長青村的下一步可以怎麼走,但誰也沒把握,只能抱持著不要命的樂觀與希望,畢竟這兩項都是重要的社會資產。
(一) 永續經營
  菩提長青村是存是廢,第一個要思考的問題是,目前的照顧方式是不是符合老人家的需要?是不是能在老人家的晚年顧及其尊嚴與意義?如果答案是否定的或接近否定,那麼政府早就有責任迅速採取轉介服務,不需等到現今,甚至因選舉的關係再拖一年,其實就應立即將老人做適當的安置。若答案是肯定的,那麼國外的專家與國內民眾的疑問就值得思考:「不拆有關係嗎?」

  我們的社會行政主管機關目前已經依據「老人福利法」與「促進民間參與公共建設法」在規劃老人住宅的議題。內政部或南投縣政府社會局或許可以採用菩提長青村的模式來規劃未來的老人住宅,不論是政府的公設民營或引用「促進民間參與公共建設法」協助現在的經營者取得土地或土地使用權與資金。我相信若經濟部與國有財產局願意促成台糖善盡一個企業公民的責任,這會是一個很好的開始。台糖都可以在某些地方興建號稱「六星級」的休閒渡假飯店,為我們的長輩提供一個安養晚年的窩應該是美事一件。
(二)責信
  從菩提長青村的老人家身上我們可以看到經營團隊的用心,但經營非營利組織畢竟還是有一些遊戲規則。過去政府與民間對菩提長青村可能有一些不了解甚至誤解,我想就菩提長青村的立場應強化責信(accountability)的工作,特別是在服務責信與財務責信方面。非營利組織很難期待他人對我們主動深入了解,但組織本身應主動透過各種管道,包括口語、書面文字、媒體以及與相關專業組織的關係等,讓社會大眾了解服務的成效及透明化的財務狀況。我相信菩提長青村將會獲得社會大眾與政府更多的支持,這應該也是菩提長青村永續經營不可或缺的。

  最後,我還是要強調不管我們用什麼方式來照顧老人家,最重要的是我們是否顧及老人家的需求與尊嚴,我們是否在這樣的過程中為社會帶來新的意義與價值,這些都是菩提長青村幾年下來提供我們省思的地方。

註:作者為國立暨南國際大學社會政策與社會工作學系副教授

 

 

 
 
     
漫步竹林 漫步竹林 漫步竹林

 
     
  >>>學術資料
>>>活動紀錄
>>>影音紀錄
 
     
  >>>好站互連
>>>相關資訊網站
 
     
  >>>連外道路
>>>開車族如何來
>>>搭大眾交通如何來
>>>有關長青村四周的旅遊景點
 
     
   
  南投縣長青老人服務協會
聯絡地址:54544南投縣埔里鎮中正路1004之73號
聯絡信箱:sndiwdcf@ms43.hinet.net
預約熱線:049-2422538 049-2422536
傳 真:049-2422534 本網站已依台灣網站內容分級規定處理 版權所有 © 2013 copyright lhf Rights Reserved
指導單位:行政院研究發展考核委員會 主辦單位:財團法人公共網路文教基金會